我很愛聊天的。 來坐,我就隨便弄點吃的還有水酒咖啡。 我的頭髮是天生的黑灰白,設計師都捨不得染。 我喜歡說故事,喜歡聽故事,喜歡寫故事。 偶爾會拿起相機拍照,但是有時看到畫面會傷心,所以就越來越少拍。 有人說我是好人。 我想,那些人只是沒被我的觀察傷到。

星期日, 9月 04, 2005

Change

我想該變什麼,卻不知到該更動哪些。
就像是費心裝潢好的房子,看膩了,就想改變些什麼。
但是一動就會花錢。
生活上的更動有時會很傷,是不是久了習慣就好呢?
其實我不太清楚,我總是想什麼事情都想不通,所以很多時候乾脆就不想了。
想哭卻說不出來為什麼想哭。
怎樣都說不出來,不要再問,卻又不想被擱在一邊。

很麻煩對不對?
就像被拔了觸角的螞蟻,找不到路回不了家,幫助它依然會亂衝。
還好人不是螞蟻,再生能力比較強。

沮喪如果需要理由,那我可以怪妳嗎?
都是你不好,都是你不對。

這樣子...可以嗎?

1 Comments:

Blogger mandybrooks6721 said...

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
9/16/2005 4:02 下午

 

張貼留言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