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愛聊天的。 來坐,我就隨便弄點吃的還有水酒咖啡。 我的頭髮是天生的黑灰白,設計師都捨不得染。 我喜歡說故事,喜歡聽故事,喜歡寫故事。 偶爾會拿起相機拍照,但是有時看到畫面會傷心,所以就越來越少拍。 有人說我是好人。 我想,那些人只是沒被我的觀察傷到。

星期四, 9月 01, 2005

除了導演之外


前幾天去公共電視開會,官員們來傾聽關於上個案子的建議。
去的時候大家都有默契的「少說話」,因為面對兩年來換了四任新聞局長的台灣,其實,沒什麼好抱怨,也沒什麼能抱怨的。
來的官員姓吳,就要轉換職務...

也許對這一行陌生的人,可能不知道一件事,就是「台灣沒有『足夠的』好編劇」,所以一堆的導演其實很虛的。這年頭當導演不太難,懂得把錢聚集,落人拍片從來不是難事,因為有好多人都希望有機會能夠走進螢光幕,或者,當導演。我有個朋友,每年都會聚集一堆「想要拍片」的熱愛份子,每人從口袋掏出1000元,聚集了幾萬塊,DV一拿,類型短片劇本一下,熱愛份子充當演員,一部片子就這麼搞出來了,每年一部,已經四部有了,參加各大影展跟比賽,她是導演?對啊!她是導演。窩在一家小公司裡,偷上班時間寫偶像劇劇本(收視率不到0.2),老闆有事找她就說她在忙。要妳幫她時就開妳的MSN,不要妳時封鎖妳,現實的很。

前一陣子,從NYU唸完電影碩士回來的學長跑到我們辦公室來找就業機會,他很崇拜蔡明亮,知道這件事情的主管,鐵青著臉,我想他想說的是「那你自求多福吧!」

除了導演之外,有許多事情,不被注意,所以導演的價值已貶低到一種快要失去尊嚴程度。

觀眾在哪?錢就在哪。
紅一個導演,餓死一堆工作人員的事,在台灣上演許久。
何時?才會看見一個台灣土導演,開著法拉利,住在別墅裡,身邊圍繞著美女?

有時稱之為藝術的
真是困乏到一種必須憐憫的地步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