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愛聊天的。 來坐,我就隨便弄點吃的還有水酒咖啡。 我的頭髮是天生的黑灰白,設計師都捨不得染。 我喜歡說故事,喜歡聽故事,喜歡寫故事。 偶爾會拿起相機拍照,但是有時看到畫面會傷心,所以就越來越少拍。 有人說我是好人。 我想,那些人只是沒被我的觀察傷到。

星期四, 9月 01, 2005

過了高速公路就是大河



快要離開紐海文大學時,鑑識科主任好心的拿出耶魯周邊的地圖,告訴我們有空一定要去聽一下耶魯的免費導覽,除此以外他還將耶魯周邊的校區分為四大塊,其中有三塊被他列為「Bad neighborhood」,說這些地方常被搶劫跟發生槍擊案。

於是,傍晚我在很不情願的狀況下,跟想散步的同事一同穿過寬約三、四百公尺的馬路,中間經過危機四伏的天橋下,到對面的碼頭去散步。我想在紐海文大學鑑識科主任的提醒之下,任何人都會認為美國是個槍枝氾濫的地方。

一過馬路右轉走沒幾步我就傻住了。黃昏的雲彩、有著木欄杆的河岸,出現了幾艘有著美麗船桅的帆船,木欄杆上突然出現了好幾張歷史照片。

原來,在這個碼頭所停的三艘船,就是當年載著黑人的船,他們不是來當奴隸的,而是來找尋自由的。
「歡迎加入我們。」上面寫著,心中突然間感動了起來。

碼頭上到處立著「不管任何時間不准釣魚」的標誌,恰巧與坐在碼頭上排坐的釣客成為有趣的畫面。我們在長長的木椅上坐了下來,工作的疲憊立刻拉來周公坐在我的身體裡面,同事不忍我像失智老太太坐在河邊打瞌睡,於是就又走回去。

就在我們過馬路時,遠遠的有一個吉普車,開了超大音量的汽車音響,衝到我們面前停下,開車的壯漢,帶著某種怪異的眼神看著我們。

「他有嗑藥。」我們三人有共同的想法,他開車的方式也很恐怖。

美國還是很恐怖的,不管他是不是個以自由為名的國家。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