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愛聊天的。 來坐,我就隨便弄點吃的還有水酒咖啡。 我的頭髮是天生的黑灰白,設計師都捨不得染。 我喜歡說故事,喜歡聽故事,喜歡寫故事。 偶爾會拿起相機拍照,但是有時看到畫面會傷心,所以就越來越少拍。 有人說我是好人。 我想,那些人只是沒被我的觀察傷到。

星期四, 8月 04, 2005

一千個二十歲的為什麼



那天下午,有個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的男人,叼著煙,當著阿晃的面告訴小愉「把該講的講一講,你們不可以在一起。」

小愉的眼淚很大滴,阿晃的心很痛。後來,丁豪常常來他們住的地方等小愉,有的時候甚至為了準備考試而住在他們的房間裡。有天,小愉抱回一隻叫咪咪的小貓。阿晃不懂貓,也不懂小愉在想些什麼。阿晃只知道,貓只給小愉抱,小愉給阿晃跟丁豪抱。

這段不乾淨的感情幾乎快逼瘋阿晃,阿晃開始寫起日記。開始瘋狂的在那本日記裡,寫下她所有的痛與恨,那本日記,是在阿晃考上大學那天買的,她以為,可以寫下什麼甜美的回憶,結果…每一頁,都在阿晃的鼻涕、眼淚與憤怒中完成。

我們要面對一個震怒的男人。
那個男人準備拿「同性戀」這三個字去打擊妳的父母,好啊!我不怕。但是我看見你哭了。而那也是第一次,我意識到「缺乏勇氣」。如果說,「愛」能帶來勇氣,你的淚水,就證明了你不夠愛我。妳就讓我跪在妳面前,看著妳的淚…一滴一滴的打在石灰地上,每滴都滴涼了我的心...我似乎該醒了。
「我是喜歡妳,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」

阿晃的愛情從那一天開始,變成異常的輕鬆,只要有女生對阿晃透露出友善,阿晃就會陪著那個女生,也要求那女生陪著她。阿晃跟年長的人學會如何在KTV裡接吻與亂摸,商職的女生帶他去MTV裡胡搞瞎搞,同學家、暗巷裡,直到有一天,阿晃發現自己居然在學長的床上睡覺,一切都走味了。

阿晃哭的眼淚與鼻涕直流,她向來哭相難看,阿晃管不了這麼多,因為她愛的人不愛她。「為什麼?」「為什麼?」「為什麼?」阿晃在山頂上大喊著,對著海浪咆哮著,睡覺時瞪著天花板咒罵著…為什麼?她不能只愛我一個?

雖然阿晃的世界走的是死胡同的格局,但是這個世界上的愛情問題不只這一樁,還有其他人的。

像是…凱凱。他是阿晃最要好的朋友,至少在大一的時候是如此,兩人的相似成度在外表,都很男孩子氣。凱凱愛上的第一個女生,被阿晃腐敗而糜爛的魔手給摸走了。凱凱因此而恨透了阿晃,阿晃不過是個突有外表的痞子,不能給任何人帶來幸福的壞蛋。「為什麼?」「為什麼他會喜歡一個這麼花的人?」凱凱常常一個人在寢室裡喝的很醉,問著他永遠也不瞭解的問題。

凱凱愛上的女生,是一個來自雲南的大姑娘,個性很旱、吃重辣,一個看來很不好惹的女人,凱凱跟阿晃是兩個截然不同個性的人,怎麼會同時愛上這樣一個女生。因為只有凱凱見到這個雲南大姑娘溫柔的一面,而阿晃是喜歡他嗆辣耿直可愛的個性。這個女孩,卻也是一個被擺在家中的女生,她有男朋友,而男朋友,越來越不愛他,她不知道該怎麼辦。「為什麼?」「為什麼?」「為什麼他離我越來越遠?」

相對的,這也是一個無解的答案。

感情的路上或許孤單,但是絕不孤獨。小愉回頭找阿晃,因為丁豪打她,因為小愉比較愛阿晃,但是阿晃不再知道自己愛不愛她了,只是有求必應,小愉要求什麼,她就給她什麼。但是他們開始常常吵架,他們很痛苦的想知道,「為什麼?」「為什麼,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?」

似乎該到齊的已經到齊了,一切像是溪裡的漩渦,把大家拉下去撞水裡的石頭。又有人出現了,一個叫小敏的女生,是凱凱的好朋友,同時,再度與阿晃相愛,凱凱幾乎快瘋了「為什麼?」「為什麼這麼好的女孩會喜歡阿晃?」

一個巨大的愛情力場,圍繞著阿晃旋轉,阿晃在漩渦裡只看見破碎的人體與破碎的心靈,速度之快讓所有人體驗到短暫的甜美之後,卻走向長期的心靈黑暗期。星星是阿晃在大學時的最後一個受害著,他最短,卻也是最苦的一個。在分手的巷子裡,星星狂問著「為什麼?」「為什麼我們不能在一起?」

「因為我不愛妳。」
「小愉,我幫你練習,來,多講幾次,我們就不會痛了。」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