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愛聊天的。 來坐,我就隨便弄點吃的還有水酒咖啡。 我的頭髮是天生的黑灰白,設計師都捨不得染。 我喜歡說故事,喜歡聽故事,喜歡寫故事。 偶爾會拿起相機拍照,但是有時看到畫面會傷心,所以就越來越少拍。 有人說我是好人。 我想,那些人只是沒被我的觀察傷到。

星期二, 7月 12, 2005

遠星

如果你把放掉的東西,拿回來檢查,有些東西,當然就失焦囉。
太久遠的事情,怎樣都記不住了。

遠。
那些曾經接續不斷的珍珠寶貝兒。
被時間大力扯斷了線。
滾進記憶的死角亂了先後順序。

星星。
過去在光年外與我遙望。
想起一些緊張時刻帶來的恐慌與空虛。
都過去了。不重要了。
遠遠的擺在那裡剩下標記功能。
恍若隔世。
不知道是什麼讓我蛻變。
我不是以前的自己。

連根性都被徹底的拔去。
所以我不會再感受你的波長。
就算見了面。
我也不再認得你。
就算說了話。
也無法把斷掉的情感連續。
什麼都沒有擁有的過去。
不斷在累積實力的現在。
遠星。
看顧著我。
不斷地把我向前推去。